• QQ咨询
  • 微信咨询
    扫一扫二维码
    加我微信
    添加鸟哥笔记小妖精
    海量福利干货等你来领
    鸟哥笔记公众号
    学运营推广 上鸟哥笔记

    代替YouTube?Rumble花了7年才走入公众视野

    近期,一款名叫 Rumble 的视频 App 成功稳定在美国 Google Play 社交类下载榜 Top10,总榜 Top100。根据 AUSTRALIAN 预测,Rumble 在 11 月的 MAU 将在 7500 万-9000 万(这个数据应该偏高)。

     

     

    Rumble 近 90 天在美国 Google Play 下载榜排名

     

    通过搜查,不难发现近期 Rumble 的下载排名的高速攀升,和 Parler 一样,是受益于美国大选,多位美国共和党名人在 Twitter 等社交媒体或者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公开发表言论,鼓励大家使用 Rumble 来获得“真正意义上的言论自由”,以此表达对 YouTube、Twitter 以及 Facebook 审核制度的不满。

     

     

    美国国家联合电台主持人鼓励大家使用 Rumble

     

    但如果仔细回顾 Rumble 的发家历程,就会发现虽然政治倾向是 Rumble 爆火的重要原因,但却不是唯一的原因。而余下的那些原因也决定了 Rumble 只是昙花一现,还是真如 Rumble CEO 所言有望替代 YouTube。

     

    从 Rumble 目前发展情况来看,笔者认为要想替代 YouTube 怕是有些困难,但是这并不妨碍 Rumble 充满闪光点。而视频 App 结合交友产品才有的 Swipe 操作、以及网赚模式,更让笔者看到了这个“成熟团队”对于现阶段美国市场的认知。

     

    战略上藐视敌人,战术上重视敌人

     

    按理说,Rumble 上的用户多数是特朗普(共和党)支持者,Rumble 为了维护用户应该和屏蔽特朗普选举活动的 Facebook、Twitter 和 YouTube 划清界限。但 Rumble 不是,Rumble 充分利用三大平台拉踩 YouTube、宣传内容、增加影响力。

     

    先来说 Twitter。Rumble 官方以及创始人 Chris Pavlovski 均有在 Twitter 上开设账户,而且都至少保持日更两次(有时候甚至 5 次)的更新频率。

     

     

    Rumble 在 Twitter 上的主页

     

    更新内容,除了包括日常拉踩 YouTube 就是日常拉踩 YouTube......

     

     

     

     

    CEO:用户在 Rumble 上很短的时间累积的订户就可以比在 YouTube 上多(上);CEO 转用户:Rumble 更支持言论自由(下)

     

    虽然看起来不够光明磊落,但是通过用户评论来看,这招挺管用。

     

    再来说,Facebook。和在 Twitter 上的画风不太一样,Rumble 将 Facebook 作为自己的内容阵地,根据笔者不完全统计,每 24 小时,Rumble 会在 Facebook 上上传 25-40 个视频,视频时长多在 15 秒-3 分钟,多为宠物、动物、婴儿等可爱、普适性强的内容。目前 Rumble 已经在 Facebook 上积累了 202 万粉丝。

     

     

    不过 Facebook 作为海外最大广告平台,Rumble 在 Facebook 上投放的广告并不多,根据 Facebook AD Library 数据,Rumble 自 1.1-10.31 仅在 Facebook 上投过一次广告,广告素材内容为共和党评论员、前特勤局特工、纽约时报畅销书作者 Dan Bongino 发表视频演讲认为 Rumble 比 YouTube 更好。根据 Rumble 官方社区显示,有不少用户选择加入 Rumble 都是为了追随 Dan Bongino。

     

     

    Rumble 官方论坛截图 Top5 中 2 个表示对 Dan 的支持

     

    最后再来说 Rumble 的头号竞争对手 YouTube。

     

    Rumble 不仅尽一切可能在各大社交媒体平台上拉踩 YouTube,还找了很多 YouTuber 宣传 Rumble 有多好、有多能帮助创作者赚钱、有多支持言论自由。另外,创始人还曾在 YouTube 上接受一位有 54.8 万粉丝的 influencer 的采访,宣传视频创作者在 Rumble 上可以赚到比 YouTube 多 10 倍的钱。根据 App Growing Global 数据,Rumble 甚至在 YouTube 上投放广告。

     

     

     

     

    右为 Rumble 创始人

     

    采访时间是 2014 年,当时 Rumble 网站版刚刚上线一年,还没有 App。可见 Rumble 虽然也在不停的更新和换代,但是要干倒 YouTube 的心从未改变。Rumble 清楚地知道捆绑 YouTube 既可以提高自己的知名度也会增强自己的影响力,还不用花钱,同时也会让一部分人相信 Rumble 或许真的比 YouTube 更出色(Rumble 的种子用户),而大选的到来正是让 Rumble 有资格和 YouTube 比肩的东风。

     

    形成“挑战者联盟”

     

    Rumble CEO 在 11 月 12 日发布 Twitter 宣称,来自 Parler 的用户比来自 Twitter + Facebook 的总和还多。

     

     

    数据来源:Twitter

     

    作为同样持有支持“言论自由和真实”态度的两个新兴 App,Parler 和 Rumble 很自然的走到了一起。但由于 Parler 对身份审查制度十分严格所以笔者无法探究到,Rumble 究竟是在 Parler 上投放了广告还是后者给了前者更好的入口,有条件的读者可以去一探究竟。

     

    但可以肯定的是,前文提到的共和党评论员、前特勤局特工、纽约时报畅销书作者 Dan Bongino一定在其中发挥了一定作用,从公开表示入股 Parler,再到公开支持 Rumble,Dan Bongino 应该是挑战者联盟中的重要一环。

     

    Rumble 选择和敌人的敌人站在一起结成同盟的方法,在一定程度上值得出海企业借鉴。

     

    金钱诱惑比精神支撑更具诱惑力

     

    不管是政治立场、还是代替 YouTube,对于用户而言都是看不见、摸不着的“空头支票”,但其实真正吸引创作者加入 Rumble 的还是“真金白银”。

     

    目前 Rumble 下载榜成绩比较靠前的是美国、中国香港和加拿大,听起来都是不缺钱的高净值市场。但其实通过 Zynn 此前通过撒钱裂变在美国市场取得的拉新效率就可以看出,美国也存在一定比例的“下沉”市场,尤其是在疫情影响经济活动的情况下,美国底层用户对金钱的渴望或许超乎我们想象。

     

    Rumble 吸引此类用户的方法是:为视频投票最可以赚钱。每标记一个视频 0.05 美元,每天最多可累计 0.25 美元,一天可以赚 0.25 美元。说实话,有点少,但是总比没有强。

     

    至于投票的方法也十分简单,用户在观看视频 10 秒钟之后,即可通过“右滑表示支持,左滑表示跳过”的方式为自己喜欢的视频投票。和国内抖音火山版、快手极速版采用的看视频赢现金没有什么不同。

     

    不过值得一提的是,Rumble 在此处将交友 App 经典的滑动匹配模式与为优质视频内容投票结合也可以算得上一种创新,让普通用户的作用得到了凸显,同时鼓励了真正的优质视频创作者。

     

    当创作者的视频获得足够多的投票时,即可登上第二天的排行榜,获得 5-50 美元的奖励,如果能进入推荐首页还可能有机会获得 100 美元的收入。

     

    而且 Rumble 对待视频的要求十分简单:1、视频为原创内容,具有一定的主题;2、具备标题和合适的视频描述;3、视频清晰。因此会给创作者一种谁都有机会赢得奖励的观感。

     

     

    Rumble 投票、奖励、Feed 流、热门截图

     

    除此之外,Rumble 更鼓励用户通过放弃部分或全部视频所有权来获得更多收益。放弃的程度不同,收益也有很大不同。如下:

     

    (1):非排他性。用户保留视频内容的所有权益,Rumble 得到授权后方可使用,创作者至多获得 500 美元。

    (2):独家。在且仅在 Rumble 上发布视频,Rumble 有权就视频进行营销活动,每个视频创作者至多获得 1000 美元的收益。

    (3):利润分成。创作者需要放弃对视频的所有权,全权交给 Rumble 处理、分发、运作,以此换得在 Rumble 的 90% 的分成+其他合作平台的 60% 的分成。说实话,这个分成比例也是很高了,有些“革命”的味道。

    团队积累 20 年创业经验,绝不认输

     

    一个产品从默默无闻到被大众所熟知,可能只需要一个月甚至更短的时间,但背后的团队绝对不是。更别说 Rumble 网站版上线至今已有 7 年时间,而其创始人 Chris Pavlovski 创业至今已有 20 年时间。

     

    根据 LinkedIn 数据,目前 Rumble 共有 27 位员工在 LinkedIn 上注册了账号,根据其公司简介公司人员规模为 11-50 人,公司规模不算很大。但公司的几个主要人物可是个顶个的强。

     

     

    数据来源:LinkedIn

     

    公司主要高层都有 10 年以上工作经验,而且都在各自擅长的领域取得了亮眼的成绩。所以相较于一般的创业公司,这个团队对行业发展趋势会有更长远的判断,也更加清楚如何在拥挤的市场中寻找机会、抓住热度推动产品向前,抓住大选机会完成蜕变。为何海外开发者总能在拥挤的赛道中找到出路是一个很有意思的话题,笔者近期也在尝试探究“从被大家断定为没有机会的赛道中脱颖而出”的产品创业者都具备哪些特质。

     

    不过 Rumble 近期的成功也在昭示着一个道理,产品可能是短期爆红的,但背后的团队绝对不是。

     

    不过以 Rumble 目前情况来看,Rumble 的团队仍然不足以撑起“替代 YouTube”的野心。综合 Rumble 官方社区以及用户在 App 下的评论来看,Rumble 还存在几个明显的问题:

     

    1、Rumble 现在不会对政治内容进行更多监管,那么随着体量增长、量级变大,审查制度还会让用户满意吗?

    2、用户上传视频之前,必须输入家庭住址,很多用户认为 Rumble 打算侵犯自己的隐私。

    3、产品经常有 Bug、崩溃、审核缓慢、找不到客服。

    4、在 Rumble 上传视频时需要单独下载 Rumble Camera,不够方便。

    5、满 50 美元才可以提现。对于一般用户来讲,猴年马月才能提出,颇有些网赚套路的感觉。

    6、虽然 Rumble 坚决称自己为“病毒视频”。但笔者进行了长达半个月的观察,并没有发现很多视频具有很明显的爆款元素。

     

    总之,Rumble 虽然没有面面俱到,但是却找到了让用户买账的方式,而且还不是一锤子买卖。


    来源:白鲸出海
    声明:以上内容仅为信息传播之需要,不代表ASM120观点。

    -END-


    今天是  
    23
    /
    周六
    2021年01月
    • 关于我们

      ASM120隶属于深圳市启创东方科技有限公司,提供应用商店搜索大数据ASO服务。ASM120通过对全球主流应用商店的搜索数据分析, 帮助移动开发者从搜索入口导入更多的流量。旗下拥有国内专业的移动应用大数据分析平台,输出专业的应用推广解决方案。

    • ASM120服务

      •  资讯•  专栏•  干货•  ASO优化•  ASM服务
    • 联系我们

      QQ:
      3350940355
      邮箱:
      3350940355@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