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一鸣的入口焦虑症,用搜索引擎来治疗合适吗?

      想要成为互联网上的一极,拥有像BAT那种号令天下的地位,今日头条需要更多稳定优质的流量支撑。在张一鸣看来,搜索是最适合的导流工具,而百度的地位则是可以取而代之的。

      在流量面前,字节跳动显然是有点不耐烦了。

      前不久,字节跳动招聘官方微信发布招聘启事,表示将要“从0到1打造一个通用全网搜索的引擎”。

      事实上,早在1月16日,今日头条App就上线了“账号内搜索”功能,3月份,今日头条App又悄然上线站外搜索,不过当时搜索的结果仍以字节跳动产品内容为主。近日,字节跳动也表示,搜索产品已经上线,用户可以通过今日头条App上面的搜索框进行试用。

      

     

      想必大家对于字节跳动进军搜索领域十分困惑,毕竟移动互联网这几年也证明了,“搜索”不再像PC互联网时代是一门躺着赚钱的生意,为什么字节跳动依然要进军搜索领域呢?

      为什么要做搜索引擎?

      移动互联网时代,由于淘宝、微信等产品画地为牢,封闭了自身的信息形成一个个信息孤岛,致使搜索引擎的地位一落千丈。

      而这些对于素有“App工厂”之称的字节跳动来说,反而是一件好事,字节跳动在招聘启事中提到,“这一搜索引擎覆盖了字节跳动的今日头条、抖音、西瓜、火山、懂车帝等产品”。

      这其实与百度自建内容池是一样的路数——面对越来越封闭的互联网环境,抓取不到内容的百度只能推出百家号等产品,并且随着百度对于流量的越来越珍惜,其也在逐步削弱其他网站的曝光,比如优质内容网站知乎在百度搜索下的权重已经低到令人发指。所以,现在使用百度搜索更像是在“百度生态内搜索”。

      

     

      在内容方面,字节跳动有着独到的优势,根据2018年今日头条创作者大数据,2018年一年,今日头条共发布了16467万篇文章,总字数达到1599亿个;《2018抖音大数据报告》显示,2018年,抖音共有1344个媒体号,发布了15.2万个短视频。

      从这个角度考虑,字节跳动与百度正相反,一个是有内容没搜索,一个是有搜索没内容。

      举个例子,有内容没搜索的字节跳动就像有一个内容宝库,这些内容宝库仅能通过信息流“一次性使用”,而一旦有了搜索引擎,就可以让这些内容重复为自身的平台创造价值。

      搜索+信息流=千亿营收?

      除了通过搜索引擎将自身生态内的信息孤岛打通,字节跳动进军搜索领域还有一个很重要的理由——广告营收。

      就目前来说,互联网广告主要有两大类,一类是信息流广告,一类是搜索广告。

      信息流一直是字节跳动的安身立命之本,比如今日头条就依托“算法编辑+智能分发”,实现了“信息”找“人”的信息流广告定向推广。根据字节跳动的消息,2018年,今日头条的信息流广告实现了500亿的营收。

      

     

      2019年,字节跳动又定下了1000亿元的营收目标,想要实现翻倍营收,信息流广告之外的“搜索广告”显然是一条必走的道路。

      从商业上来考虑,“搜索广告”会更加精准、高效,比如,一个用户在搜索引擎中搜索“汽车”关键词,就表明这个用户可能会购买汽车,这时候搜索引擎就可以直接在搜索结果里给到汽车的广告。

      而信息流广告虽然也可以在用户刷新闻的时候随时弹出,但是总的来说信息流广告是稍稍延后的,因对比搜索广告效率会更低一些。

      以百度2018年财报为例,2018年,百度总营收为人民币1023亿元,网络营销营收(搜索广告营收)为人民币819亿元,占总营收的80%,由此可以看出搜索广告所蕴含的能量。

      此外,结合字节跳动本身信息流的优势考虑,如果再加上搜索广告,想必可以实现1+1>2的效果。比如,如果一个用户在字节跳动中搜索“鱼竿”关键词,当用户再在今日头条中看钓鱼的文章,届时字节跳动就可以直接推送“鱼竿”,这种二者结合的推送模式,可比单纯的信息流或搜索高明的多。

      做搜索引擎,谈何容易

      虽然字节跳动极度需要搜索引擎,但是人世间的很多事就像贾宝玉和林黛玉的爱情“想的却不可得,你奈人生何?”

      纵观中国互联网近二十年的历史,曾经不止一家企业向“搜索引擎”阵地发起过进攻。 2004年,搜狐推出中文搜索引擎搜狗;2006年,网易公司推出中文搜索引擎有道。2014年,阿里与UC联合推出神马搜索……

      但是根据前瞻产业研究院整理的截止2019年6月中国搜索引擎综合市场份额数据,百度牢牢把持着72.7%的份额,搜狗占据13.8%的份额,其他搜索引擎更是总共占据不到15%的份额。

      归根结底,搜索引擎是一个“深挖坑,广积粮”的行业,根据谷歌公开资料显示,其在2014年为搜索引擎投入了55亿美元,占总营收的8%,在相关配套硬件投入的成本更是达到了100亿美元,以支持毫秒级反馈和高效率检索。

      

     

      这时候再反观字节跳动“2019年1000亿的营收”似乎并不能够填满搜索引擎这个黑洞。

      此外,从字节跳动的内容的优势考虑,前景似乎也并不乐观。

      为了俘获更多的用户,并且让用户沉浸在自身的生态内,今日头条提供的内容绝大多数离不开性暗示、鸡汤、地域歧视等廉价标签。

      这对于靠杀时间的信息流广告来说是有必要的,但是对于靠提供准确信息的搜索来说,又是最大的羁绊。

      比如,一个用户在字节跳动搜索引擎中搜索“吃饭”,结果字节跳动将自身阅读量高的文章“这个大叔吃饭食粮惊人!不看后悔”、“美女吃饭让人看了流口水!”提供给用户,完全背离了搜索的初衷。

      归根结底,面对百度这座高山,字节跳动很难给出用户“用字节跳动搜索,不用百度搜索”的理由。

      

     

      张一鸣的入口焦虑症

      近一年来,字节跳动屡屡跳脱出自身的业务线,进军或已成固态的社交、搜索等领域,或已江河时下的手机产业,着实让人摸不到头脑。

      其实这恰恰暴露了张一鸣的焦虑。

      纵观字节跳动产品线,虽然有众多产品,但是真正看家的只有两个,一个是今日头条,另一个是抖音。

      区别于百度的搜索、阿里的电商、腾讯的社交,字节跳动的今日头条和抖音并不能形成绝对的护城河。

      根据《中国移动互联网2019半年大报告》,信息流媒介平台前二为今日头条和百度,日活跃用户数为1.05亿和1.5亿——这数字在两年前是2.40亿和1.37亿。

      换句话说,随着百度后知后觉在信息流领域发力,今日头条已经呈现出了一些萎靡之势。

      与信息流类似,抖音和快手虽然也呈现双寡头之势,不过在此之外,腾讯、阿里、百度纷纷推出自己的短视频应用,企图从短视频领域分一杯羹。

      《中国移动互联网2019半年大报告》数据显示,腾讯微视近一年月活跃用户数实现了269.4%的增长,百度的好看视频也实现了229%的增长,而抖音仅实现61%的整增速。

      总而言之,虽然字节跳动凭借着信息流实现了百亿营收,但是其业务形态并不具备成为互联网一极的实力。

      因此,张一鸣迫切需要找到一个可以获得稳定流量的入口,这个入口可以是社交,可以是手机,也可以是搜索引擎。

      现在的问题是,如果搜索引擎没有成功,四处开战的张一鸣会把电商业务再捡起来,叫板一下马云的阿里巴巴吗?

    上一篇: 跟风、博眼球、卖假货,“种草经济”怎么变了味儿?

    下一篇: ASO三种玩法:温柔型,适度型,暴力型

qclh301

个人实名认证

1040篇文章总数

1040万+文章总浏览量

热门标签